「银鸽投资股票」破产重整漩涡?退休一年多被查:祁玉民与华晨集团的“脱轨”过往

  • A+
所属分类:股票配资
摘要

  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15天后,祁玉民被查将此事再度拉回人们的视野。   12月4日,辽宁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华晨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银鸽投资股票」破产重整漩涡?退休一年多被查:祁玉民与华晨集团的“脱轨”过往

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组程序15天后,祁玉民被调查,将此事再次带回人们的视野。

12月4日,辽宁省纪委监察委员会宣布,华晨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齐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督调查。这时候离他退休只有一年多了。

回到2005年底,时任大连市常务副市长的祁玉民被任命为华晨集团董事长。2019年4月1日,祁玉民以“退休后回Xi安”正式宣布从华晨集团退休。

祁玉民在位13年,把华晨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也留下了不少争议。在他掌舵期间,华晨自有品牌逐渐脱离主流市场成为不争的事实,也被外界视为华晨今日各种遭遇的伏笔。

启动降价令扭亏,执掌华晨集团13年

新京报记者搜索公开报道,发现祁玉民最后一次露面是在2019年3月28日。当时作为华晨集团董事长,为宝马集团授权华晨集团旗下的绵阳陈欣动力机械有限公司大功率版王子发动机量产仪式平台。

祁玉民再次被提到是2020年8月29日。因神华控股(600653)、股东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及其负责人在大型关联资本交易的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方面存在违规行为,股东,非经营性资金持有人齐玉民等人被移送上交所通报批评。

根据官方简历,祁玉民出生于1959年1月。1982年从陕西机械学院毕业后,在大连重型机械厂工作。曾任经济计划司副司长、司长。1995年任大众集团公司副总经理,1998年任大众集团公司总经理。

2000年,祁玉民出任大连重工(002204)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次年出任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04年,祁玉民被任命为大连市副市长。

2005年12月底,祁玉民调任华晨集团担任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多年后,祁玉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拿到转会令是突然的、悲惨的、无知的、无奈的”。据悉,当时华晨集团仍处于杨蓉事件的余震之中,中层流失经销商逃亡,损失严重。

公开数据显示,华晨集团当时亏损近80亿元,供应商欠款10亿元。祁玉民上任后,没几天就从银行贷到了7亿,同时清理了杨蓉事件的余震。

上任后,为了扭转华晨严重亏损的局面,祁玉民发布官方降价令,下调华晨中华自主品牌车型价格,其中当时正在销售的中华尊驰下调高达4万元,新款接君也提前两个月下线,价格在10万元以内。

据祁玉民介绍,这是不合理定价后的价格回报。

官方降价直接促进了华晨的销售。2006年,华晨实现销售超过20万台,同比增长71.4%;2007年,华晨中国销量持续上升,扭亏为盈。业内人士表示,“祁玉民把华晨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然而,这一措施也受到了质疑。虽然它可以增加销量,但它削弱了品牌的溢价能力,降低了品牌形象。

2006年,齐玉敏首次参加华晨中国股东会议;有媒体问他问题。华晨领导一年换一次。你能在华晨工作多久?当时祁玉民回答说:“前23年在陕西,后23年在大连,后23年在华晨。”

但是到了第十三年,60岁的齐玉敏从华晨退休了。

“吸纳主义”导致华晨自主品牌脱轨?

在他的任期内,齐玉敏也有一个gre

2015年,华晨中国旗下的小型SUV中国V3正式上线。当时严裕民定下目标:中国V3将成为中国小型SUV市场的格局改变者;2018年,华晨汽车跻身全球500强,到2020年,华晨汽车销售额达到300亿元;他一再表示,“在我退休之前,我一定要让华晨进入世界500强。”

但中国V3并没有实现齐玉敏的寄托。2017年和2018年,中国V3销量连年下降,年销量分别为3.6万台和1.25万台,同比分别下降52%和65.27%。

2018年,华晨中国V7上市。当时严裕民也表示“任何浮躁的夸张和浅薄的品味都不会造就厚重的文化和优质的产品”,同时宝马和供应商也会为中国V7背书;尽管如此,这辆车并没有达到很高的期望。

事实上,无论是早期的齐裕民执掌华晨,还是担任华晨掌门人的13年间,华晨始终缺乏底盘和发动机等核心技术。在他看来,独立车企不需要自己动手,技术成熟开放,提高整合整合能力,实现传承创新很重要。

严裕民曾经说过:“我梦想有一款产品,底盘是保时捷调的;其造型、内外装饰均为意大利制造;其发动机是和宝马合作的。三大资源整合的时候,出来是好车吗?”

也许这句话是祁玉民的声音。他曾经说过合资合作获取技术是他发展自己品牌的杀手锏,他认为“占有欲”对于基础太单薄的华晨来说已经足够了。华晨中国在推出接君车型后,由于新产品的出现故障,未能赶上主流市场。

在祁玉民任职的最后一年,也就是2018年,华晨汽车自主品牌整体销量近8.9万辆,比下降高出30%,华晨自主品牌逐渐脱离主流市场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争议:第一家调整合资股份比例的公司

祁玉民的批评不是一面之词。

2018年10月11日,在华晨宝马成立15周年庆典上,华晨集团和宝马集团联合宣布,华晨集团计划在2022年前向宝马集团出售华晨宝马25%的股份,在交易的售价为290亿元人民币。华晨宝马将成为

为首家由外方控股的合资整车企业。

  对于合资股比的变更,祁玉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争议颇多。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内汽车市场面临调整,华晨集团抽身拿钱算得明智;但也有持反对观点认为华晨自主羸弱,在华晨宝马中的话语权低,不争气地成为第一个出让合资公司控股权的汽车集团 。

  当时,祁玉民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大型企业一定要着眼未来,到2022年之前与其等待市场的变化不如主动布局,提前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有利于双方更顺畅地安排接下来的新车引入计划以及其他长远战略的实施。”

  尽管祁玉民认为华晨宝马股权的变更利于合资公司的发展,但仍引发了资本市场的担忧。消息发布的第二日,10月12日华晨汽车在香港的上市公司华晨中国复盘股价即大跌17.47%,当日股价跌幅最高股超过27%,一日之内市值蒸发144亿港元。

  2019年4月1日,从华晨集团退休时,祁玉民感慨称“过往清零,爱恨随意,希望华晨永远都好”。不过现在来看,祁玉民和华晨都与美好愿景背道而驰。

  去年7月以来,华晨集团状况频频。集团所持子公司大量股权被冻结、被银行起诉申请冻结6亿元存款,此外,业绩下滑、一季度本部资产负债率111.16%、现金流由正转负。

  时至今年华晨集团危机爆发的骨牌加速倒下,10月23日,华晨集团规模为10亿元的债券17华汽05到期未兑付,华晨集团发布公告承认目前流动性紧张,资金面临较大困难。仅一个月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裁定受理债权人华晨集团重整申请,这标志着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对于驶至这一境地,据辽宁省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华晨集团长期经营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华晨集团自主品牌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长期积累的债务问题爆发。据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集团层面负债总额523.76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10%,失去融资能力。为解决债务问题,有关方面成立了华晨集团银行债委会,力求债务和解,但未果。

  就在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当天,证监会表示,已依法对华晨汽车集团开展专项检查,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对华晨集团有关债券涉及的中介机构进行同步核查,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kglee.com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