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什么意思」德昌电机前两大客户贡献超97%营收 实控人黄裕昌半年三次突击分红4.6亿

  • A+
所属分类:股票配资公司
摘要

  ●长江商报记者沈右荣  近日,据公开披露的消息,黄裕昌一家三口显现出较为明显的突击分红和圈钱迹象,正引发业界普遍关注。  正在冲击A股市场的宁波德昌电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德昌电机”)存在被大股东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德昌电机前两大客户贡献超97%营收    实控人黄裕昌半年三次突击分红4.6亿

长江商报记者沈有容

近日,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黄裕昌一家三口出现明显的突然分红和资金周转迹象,正在业内引起广泛的关注效应。

正在冲击A股市场的宁波江森电气有限公司(简称“江森电气”)存在被股东黄玉昌三家控制公司80%以上股权的风险。黄玉昌是公司董事长,配偶和儿子都是董事。

在IPO之前,2019年短短几个月,强生电器突然实施三次现金分红,共计分红4.62亿元,黄玉昌一家三口分红约4.6亿元。这种现象在首次公开募股公司甚至A股市场都极为罕见。

强生电气仍然存在内部控制不足的问题。黄玉昌一家和他控制的公司频繁占用强生电气资金,直到2019年11月30日中介机构进场督促整改才逐渐澄清。

约翰逊电气的主要业务是贴牌真空吸尘器,产品销往欧美市场。但公司对前两个客户的依赖程度很高,这两个客户贡献了公司97%以上的运营收入。正是因为是大厂代工,所以地位不高,公司应收账款余额高。这种现象不仅存在应收账款回收的风险,也使得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长期处于较高水平。

《长江商报》记者向德昌电气发出了采访信,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IPO前实际控制人“一扫”5.4亿

强生电气没有IPO,实际控制人通过现金分红和股权转让“卷走”了5.4亿元。

2002年1月,黄玉昌与张共同出资300万元成立宁波江森电气制造有限公司(简称德昌公司)。2007年6月,公司实施首次增资,注册资本增至2000万元。黄玉昌夫妇按比例增资。

十二年后,也就是2019年,德昌经历了很大的变化,动作频繁。

同年10月,公司实施第一次股权变更,黄玉昌夫妇共同将20%的股权转让给儿子黄氏。一个月后,11月5日,黄玉昌一家三口分别以非货币投资的形式投入公司30%的股权,即15.60%、8.40%和6.00%,成立长硕(宁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硕企业管理)。

当年11月25日,德昌有限公司对外介绍张将其所持公司1.6807%的股权转让给前进,黄石将其所持公司1.6807%的股权和3.3613%的股权分别转让给中小企业发展。目前股权转让价格为59.50元/股。

这一次股权变动,张、和黄氏共套现约8000万元。

然后,公司实施了股改,于当年12月16日完成。同年12月17日,约翰逊电气第二次增资。除了两个外部机构,黄玉昌夫妇控制的三个持股平台也参与了增资。至此,黄玉昌三口之家直接间接控制了公司86.26%的股权。

当月25日,公司实施了从资本公积到股本的第三次增资,增资完成后,公司注册资本达到1.3998亿元。

2019年的大动作还包括最受市场诟病的大规模现金分红。

根据招股的账面,2019年6月,强生电气按照其股份占当年6月30日未分配利润的比例将利润分配给所有股东人,分配金额为3.6亿元。此时股东,只有黄玉昌和他的妻子,这意味着黄玉昌和他的妻子将江森电气的3.6亿元现金分给了自己。

当年10月,公司按照持股比例将利润分配给全股东,未分配利润截至10月

这种拆分红利完成后,如果不是为了引进外部股东来筹集资金和缓解财务压力,将很难维持强生电气的业务。

大分红后,强生电气计划IPO,公司计划募集12.82亿元。因此,约翰逊电气被指控圈钱。

实际控制人占用上亿资金买房

此外,黄玉昌的三口之家也频繁占用强生电器的资金。

梁电器有限公司、余姚华能电器厂、余姚登深塑料厂、余姚网通电器有限公司、香港卓杰远东有限公司等曾由黄玉昌等控股。自2017年以来,强生电气一直有一个固定的,公司的董在薪酬方面也有一个固定的与关联方。

根据公司披露的信息,截至2020年上半年,除关联交易在薪酬方面外,其他关联方要么被收购、转让给第三方,要么被注销,关联交易逐渐结束

同时,强生电气多次为关联方光明电器提供担保,担保总额为5340万元。

当然,强生电气中也有实际控制人对公司的相关担保,即黄玉昌、张对工行(报价601398,股票咨询)向公司授信总额3.3亿元的担保,农行(报价601288,股票咨询)向公司授信总额1.2亿元的担保。

基于上述情况,关联交易,约翰逊电气公司的资金经常被占用。

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一直是监管部门监管的重点。约翰逊电气公司占用了大量的非营业资金。

2016年至2018年,强生电气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分别为2.4亿元、2.71亿元和3.19亿元,其中2016年增加10.16亿元,收回9.85亿元,2017年增加8.94亿元,收回8.46亿元

元,2018年增加4505万元、收回3.64亿元。2019年11月30日,公司筹划上市,中介机构进场督促整改,占用的资金逐步结清。2017年至2019年,资金用净增加额为2007.72万元、3949.74万元、-29910.65万元。

  占用资金方面,除了黄裕昌一家三口实际控制的企业城西五金厂、亮的电器、容大园林、同盛电器等外,黄裕昌等一家三口个人也纷纷占用德昌电机资金。如2016年至2018年,黄裕昌占用资金增加额分别为1.35亿元、8909.81万元、499.50万元。张利英在2016年占用资金增加额为1.52亿元,黄轼也存在一定金额的资金占用。

  这些巨额非经营性资金被实控人占用,究竟作何用途?根据招股书,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主要用于房产购置、对外投资和家庭消费。

  由此可见,德昌电机的内控严重不足,公司资金似乎成了实控人个人的资金。

  1月28日下午,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非经常性资金占用,如果是已挂牌上市的公司,交易所会重点关注监管,如果是IPO公司,也将是发审委关注的重点。因为,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表明公司内控存在较大问题,很容易被掏空。

  此外,德昌电机还存在诸如与客户或供应商资金拆借、转贷等财务问题。

  大客户与供应商重叠

  高度依赖大客户是德昌电机难规避的风险。

  德昌电机当前主要从事小家电及汽车EPS电机的设计、制造与销售业务,包括小家电产品、家电电器电机及汽车电子助力转向系统(EPS)电机。不过,小家电产品线的吸尘器制造业务是德昌电机主要收入来源。

  德昌电机的吸尘器业务,主要以通过为国际龙头品牌ODM/OEM的方式开展,产品主要销往美国、欧洲市场。

  据披露,大约是从2007年开始,德昌电机与H股公司创科实业(简称TTI)合作,为其供应电机。2012年,公司正式进入TTI吸尘器的ODM/OEM供应商体系。

  2019年开始,德昌电机开拓了新客户HOT,向其供应卷发梳等产品。

  不过,德昌电机依赖前两大客户的特征十分明显。2017年至2020年6月30日,TTI稳居公司第一大客户,公司向其销售的金额占比分别为93.39%、97.04%、90.98%、81.89%,虽然呈下降趋势,但仍超80%。此外,2019年、2020年上半年,公司向HOT销售的金额占比为6.54%、16.96%。

  德昌电机向前两大客户销售的金额占比超过97%,其依赖程度可见一斑。

  在其前五大客户中,除了LG既是公司客户又是供应商外,作为第一大客户的TTI同样是德昌电机的供应商。

  德昌电机主要向TTI采购电池。德昌电机称,公司向TTI采购的电池组件为独立元件,在最终组装环节中将其直接放入电池仓即可使用。双方在电池方面的合作系一项商品买卖而非专利授权。公司向TTI销售吸尘器及采购电池的行为皆独立核算,价格公允。

  备受关注的是,帮前两大客户代工,德昌电机似乎不具备议价能力,其产品毛利率维持在27%左右,同业公司科沃斯(行情603486,诊股)的毛利率接近40%。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至2020年间6月30日,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14亿、4.66亿、2.49亿、5.47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39.69%、35.61%、41.31%、54.23%。

  应收账款居高不仅会使公司存在不能及时回收甚至是坏账风险,还会影响公司流动性。截至2020年6月底,德昌电机的资产负债率为77.36%,大幅高于同业水平。

  截至2020年6月底,德昌电机货币资金2.82亿元,有息负债为3.31亿元,流动性并不十分充足。

  责编:ZB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mjggs.net/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